追蹤
那一頭的子午線
關於部落格
一種沒有實體的假設
思想架構出的虛擬邊際
  • 45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由欲望而生的因果─《飄渺‧提燈卷》<上>試讀

〈返魂香〉
「平淡和時間,會消磨愛欲。」
為長相廝守求返魂香,奪舍相依,最終卻塵緣了盡。
從青梅竹馬開始的情感,怎會在返魂半年後消逝動搖?是死後七年的紅顏白骨,燒盡了一生的諾言?死生界線的消除,衰弱了牽絆的情絲?今昔交替的的容顏,攪亂了曾經不移的真心?
為相守純粹的愛戀付出了一切,也因變質的愛戀捨棄了換取的永遠。

〈嬰骨笛〉
「只要欲望能實現於朝暮間,哪怕飲鴆止渴,作繭自縛,也有人願意去做。」
權力使人腐化,欲望只會越來越大。嬰骨笛嬰鬼強大卻總有限度,為得償所願自殘初生親兒,以求更大的能力。縱使知道實現的方式不正當,卻貪圖妄念,泯滅良知,終致反撲。

〈竹夫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竹夫人只是一隻臂擱。」
理智了解,欲望卻不止。勘不破的心魔,無法自行掙脫,旁人也只能幫補一二。
以「因果」來說,這折似乎未得果,但仔細想想,驅離魔蟲的《蓮華經》是其人主動贈與的,雖勘不破心魔,卻有慧根有佛緣,欲望不止但理智死守。搭個手幫忙似乎也不為過?(也或許坑了超貴重的寶物想想還是幫一下?)

這小說看的不是情節,而是氛圍。或許因為故事剛推展,三折故事的情節都不複雜,此因得此果,沒什麼出乎意料的情節發展。但那百鬼夜行,妖魔亂舞,人心幽微,人世與幽冥間的裊裊景貌,卻是「飄渺」。每折裡夾雜的小事件,也似是鋪陳情節的伏筆。

人物描敘勾勒,閣主白姬狡詐魅惑,隨著故事發展出現的自身謎團;貓妖離奴的貓性,愛吃魚乾,使喚元曜,兩人三不五時吵嘴;主(視)角書生元曜,有些傻楞楞的,心靈卻純善無邪。讓人期待故事的後續發展,這之後又會有什麼樣的因果?又會有怎麼樣的非人出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