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那一頭的子午線
關於部落格
一種沒有實體的假設
思想架構出的虛擬邊際
  • 4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性盲症患者的愛情》非官方閱讀心得

這本短篇小說及其實寫了很多讓人去思考的事情,不過我不喜歡在試讀劇透和討論劇情,所以就另開一篇來寫。下面是大篇幅劇透及感想。這8篇小說,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通俗一點的情感故事,像是〈花與鏡〉和〈重逢的三個晝夜〉。

1.等待戈戴娃夫人
2.花與鏡
3.睡美人的夢
4.圖書館奇遇記
5.性盲症患者的愛情
6.影子寫手
7.重逢的三個晝夜
8.自殺管理員
後記─來,見見我的秘密情人

 

等待戈戴娃夫人
夫人其實是主(視)角裡的模特兒,因為乳癌要動手術,希望暗戀的對象能看過完整的自己,而找主角拍裸體藝術照。雖然一開始主角說攝影的人要愛上攝影物件,不過在劇情發展下很明顯主角對夫人一見鍾情。我之所以覺得這篇過於理想,是在於最後主角因為夫人而去拍攝動過乳房切除手術的女人,還因此到處辦了攝影特展,為的就是等待夫人出現。因為一個人而產生的新的想法而去做是很好的一件事,但如果就如他說的庸俗的追上的的故事似乎比較容易和夫人在一起吧。這個等待似乎讓情感「昇華」,但我總覺得過於理想的不實際。


花與鏡
溫蒂的腳指甲掉了,而彼得爸爸去找了和溫蒂長得一樣的姐姐戴朵修理。
這是一個科幻背景的的故事,也一個彼得和溫蒂的故事。
關於探討部分我在試讀寫的是「機器人是否有感情」,不過在這裡我想修正為「機器人是否有生命」。
「但你在你用一個親吻把我錨定在時間的湍流裡之後,我們就不再有別的名字:彼得和溫蒂。」
「人們喜歡說命運,機械人有沒有命運?有,懂得悲痛與快樂的都可以叫生命體,都有命運。溫蒂,我跟你是命定的父女。」
「我們的生命是從頭至尾的模仿,但在一切虛假之中,我對你的愛是真實的,比時間花還真」
彼得和溫蒂是一對父女,而事實上他們都是機械人。在彼得不是彼得,溫蒂不是溫蒂的時候,好幾年前的一場毀滅機械人遊行中他們是將被報廢的一群,他們相遇,然後分離。而彼得在被修補、賣掉、贖回自己後,開始尋找他的溫蒂。
五歲的溫蒂永遠是五歲,因為身為Toy Kid,低等的內核晶片和處理器在十幾個月就會報廢,而彼得會一次一次的重啟她。
我滿喜歡這篇的,有種現實殘酷中的的純粹美好。科技的發達讓並不讓人類的道德情感變得更美好或高尚,但在那些情緒是複製來的機械人身上卻有著更加純粹的情感。
附件裡有殘酷也有美好,如果戴朵可以變成他們家的一員就好了。

 

睡美人的夢
是一篇睡美人用夢境挑老公的故事(誤)。
玫瑰用夢境對每個冒險者做模擬測試,「國王把妻子當成朋友和能傾訴的夥伴,這是愛和婚姻最好的狀態。」,身為二十七的史蒂文和夥伴在重重考驗之後發現自己愛上了夥伴。真愛之吻可以解除魔法,但沒有相處過的感情如何成為真愛?這是一篇童話改編的冒險戀愛故事,有著很重的幻想色彩。

 

圖書館奇遇記
兩個志同道合的異性室友最後終於在一起了。
一個會畫畫的和一個會寫小說的,因為沒有錢吃飯餓肚子,想起圖書館借書證可以退押金,走了一個小時去退,卻發現退押金要演示書本內容,而那是間性愛圖書館。
『「穩定」的意思就是生活得油光水滑,沒有縫隙,也就沒有銜接、沒有疤痕。收入與支出的對接嚴絲合縫確是維持尊嚴的底線。那些縫隙以及他們痊癒後留下瘿瘤,會慢慢給變生活的屬性。站在縫隙的這一邊,有時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到天塹。』
這篇可以看到現實與理想的拉扯下的選擇。雖然現實如此殘酷,或者正因現實如此殘酷,才要懷抱理想堅持下去。

 

性盲症患者的愛情
無性戀者和跨性戀者的戀愛。
主角是一個性盲症者,他因別人不同而感到焦慮,成年之後他覺得那個無性戀者也沒關係。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他可以分辨出是女人的人,而和她墜入愛河。
但他的愛人想當一個男人,或許她自己認為自己應該是一個男人,所以對他所說的「世上只有一個女人」感到不安。這種不安可能來自「女人」、「一個」,所以她用換裝的方式想要測試,但主角說她是女人,我覺得這也在另一方面讓她下定決心要變性成男人吧。
我覺得主角應該是只對她的愛人感覺到了性吸引,而不管他是男或是女。

 

影子寫手
這篇和圖書館奇遇記一樣在探討現實與理想。主角的老婆是因為他的「理想」而愛他,跟他結婚,可是在共組家庭,有了孩子後卻不得不對現實低頭。
家裡不支持的創作者應該不少都會有入不敷出的狀況,這篇甚至是有作品很好,但出了沒有市場的現實狀況。
「我仍認為每篇都寫得非常好,正在逐年衰老懦弱的我可能以後再也寫不出來了。把他跟我現在正在炮製的假書並排放在一起:一個是花朵,一個是狗屎,但前者永遠只能做硬碟裡的胎兒,後者來沒寫出來就已注定能拿到出生許可。」
而這本包含了主角愛兒文章屍塊的代筆書籍,居然陰錯陽差的讓那位政治家「作者」政途坦蕩,不吝是一齣荒謬劇。

 

重逢的三個晝夜
這是一篇童話般的同志小說,時間是1950年,竹馬竹馬的愛侶,一方不小心在任務中摔下雪山失憶,而另一個在五年後才找到對方,卻發現對方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四歲的女兒。主角決定要扮演陌生人,與失憶的愛人搭乘同一班慢車同一個房間,做為期三天旅程。
字裡行間中有主角對愛人的愛與思念,溫柔卻又小心翼翼,想靠近卻又不得不保持距離,因為愛而沉默而離開。
我很高興有一個Happy Ending。

 

自殺管理員
我覺得這一篇小說的實驗性質很重,用舞台劇、小說、電影劇本、原型人物採訪構築出「自殺管理員」這一個有「現實」的背景的小說,而串連這些主題的人都與「自殺」有關係。作品結局都不同,而真實的結局:「他們有一些死了,有一些沒死─咳,人生還不就是這樣。」

 

後記
我想稱他做謬思,覺得性別好像錯了?稱他做靈感?又好像太俗豔且偏差。只好繼續稱他是秘密情人。

 

這本小說有很多有意思的題材,很多有意思的句子。作者喜歡在一開始就放一暗示的小詞句,讓小說的敘事有連續的感覺,我覺得很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