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頭的子午線
關於部落格
一種沒有實體的假設
思想架構出的虛擬邊際
  • 42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開始之後 結束之前



海水像血一般,淚水也是血。

心所流的血。


肺被沉重的水壓,閉塞。

嘔吐的我,無法再回饋任何固體。

從口中流洩出的液體,帶著一點點的酸臭、一點點的赤赭、與大量的腥(參雜著各種

不同的腥澀,既融合又分離,既相反又相斥)。


疼痛,由內而外的侵蝕;由外而內的腐爛。

絲絲的悲哀、絲絲的快樂、絲絲的後悔、絲絲的完滿。

如果一切可以就這麼隨之消散就好了。

連同這無意義的精神,無價值的肉體。

零。是對我最好的結局。最幸福的願望。

救贖。


但是夢,會醒。


-----------------------------------------


以為醒了可以若無其事。

卻充滿厭惡陽光的情緒。


發呆,5秒。

星期一到星期五。

星期六到星期日。

課程與室友。出門每每碰到同學。回家時時無法適應。


你遺忘、逃避,想著時間會逝去,卻是多麼緩慢。

一粒一粒的數著落下的沙。


雀躍著也難過著。


--------------------------------------------------


不哭。

我不哭。

為何在闇夜人眠之時;在沙沙鉛痕之間。

有著點點潮濕。

「這是因為鼻子過敏」,已經想好辯解。


------------------------------------------------------------


你說,緘封的字句,在多年之後,就不會有任何波瀾。

凋零的花朵,就是好好保存也會泛黃。

在失去的同時就要開始遺忘,當然前提是原來必須深深銘記。


最好的遺忘是死亡。

破敗的屋宇還會有蜿蜒的葛藤。毀滅的宮殿就充滿茂密的森林。

磚瓦化為沙石,樑柱腐為土泥。

「我記得」,已經斑駁得剩下寥寥圖塊。


-----------------------------------------------------


總是在追求相反的事物。


所以活著的我追求,死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