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那一頭的子午線
關於部落格
一種沒有實體的假設
思想架構出的虛擬邊際
  • 4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烏干達的天空下

玩水的時候會想到「太晚了,叛軍說不定會出現」、開車不能開慢因為叛軍有可能會出現、在闊別多年的家、父親的墳前不能哭太大聲,因為不安全。在學校裡睡覺,因為有窗和門比較安全。

但在這樣讓人惶惶不安的情況下,他們還是一樣的過,帕東哥小學的孩子,都期待著在坎帕拉舉辦的烏干達全國音樂比賽。

這部片子就在三個孩子的敘述,音樂比賽項目的準備中進行。

羅絲的父母死了,在阿姨家幫忙,只要做錯事就會被罵。
南西的父親死了,母親在別的營區,生活不再一樣,他成為弟妹的依靠。
多明尼克的哥哥被叛軍帶走,而他也曾待在叛軍當中兩個月,漫長的不像兩個月。而他曾被迫殺人,沒有犯過任何錯的農夫,他為他們感到難過。

而為什麼要抓走小孩?叛軍軍人:如果你想要一個大家庭,就必須要有許多的小孩。為了使軍隊壯大,所以抓許多的小孩。

多明尼克說,在演奏樂器的時候,他忘記痛苦的過去。指導他們的老師說,音樂和舞蹈是很好的治療。

波拉舞是阿秋利人的傳統舞蹈。跳波拉舞的時候必需要像個戰士。他們不只是營區的小孩,還是別的。他們是部族未來的希望。而人們看到羅絲不會再叫我孤兒。而是帶回獎盃的女孩。

羅絲要成為音樂老師、南西想成為醫生、而多明尼克捐出了他的木琴,並立下成為巡迴音樂家的願望。

這部片控訴著戰爭的暴虐。但在這樣的殘酷中仍看得見希望的光輝。


----

摘錄(印象):


我想要和爸爸在一起

如果沒有你,我要怎麼活下去?

在這裡哭的太大聲是不安全的。


為什麼要抓走小孩?
叛軍軍人:如果你想要一個大家庭,就必須要有許多的小孩。為了使軍隊壯大,所以抓許多的小孩。

他們叫我殺了他,不然就要殺死我。
他們要我用鋤頭殺死他,不准小孩閉起眼睛,不然就殺死他們。
他們是農夫,沒有做錯任何事,我為他們難過。

人們認為我們是從難區來的人,但我們不只是這樣。

沒有人幫我收拾行李,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去。
但我知道我必須去。

我是阿秋利人,我以身為阿秋利人而驕傲

波拉舞是皇族的舞蹈

他們也想要和我們一起跳,但他們知道不行

每當帕東哥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無法將視線移開。


人們看到我不會再叫我孤兒。而是帶回獎盃的女孩。

我有天份,我是藝術家。
我是部族未來的希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