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那一頭的子午線
關於部落格
一種沒有實體的假設
思想架構出的虛擬邊際
  • 45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社會組] 我讀《巧克力戰爭》── 99%的成人巧克力

最初看到這本書的書名,我以為這是一本有趣的、可愛的、帶著些歡笑的青少年小說。但除了校園背景,主角是個少年,或許可以加上「有趣的」,除此之外,這份巧克力是苦澀、酸楚,濃度99%的成人巧克力。

三一高中是一所私立的教會學校,學生入學前,學校告訴他們的是升大學的保障、活躍的社團生活。但入學後,學生們卻必須要聽傳教、做禮拜,許多學生根本不是天主教徒;而這次賣完巧克力,還有聖誕卡,手工肥皂。

這所高中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在人生裡,我們總會被迫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面對不合理的狀況。「它完全是由學生自動自發完成的。由學生來義賣巧克力,學校不主導,只是單純協助而已。這是你的義賣,你的計畫。」或許它打著自由,自願的口號,卻暗地裡的威脅著你,不合群、怪人、變態、精神有問題,人們認為理所當然,你卻反抗它,無視於它,這讓你成為一個異端,就像〈日心說〉,不管事情的真相為何,眾人的觀點總是壓過個人。傑瑞曾經羨慕遊民,他們完全不管這個世界,但遊民也叫做邊緣人,被拋棄,無時在社會的邊緣。

「我敢不敢撼動整個宇宙?」,傑瑞抱持著這樣的心情,挑戰雷恩,也挑戰「守夜會」。一開始,大家認同他,為什麼他們必須要做這種不合理的事?開始有人跟隨他的作法;但亞奇操縱著人心,讓賣巧克力便成一股潮流,甚至私下把賣出去的巧克力數,灌到其他學生上,讓傑瑞被孤立,變成異類。而隨之而來的欺凌、無視,讓他憤怒,最後他答應了亞奇的提議,背離了他的原意,「暴力世界中另一個使用暴力的人」、「不是撼動、影響這個世界,而是去破壞他。」,他輸了,不是輸給亞奇,而是輸給自己,輸給這個世界。

雷恩修士,他身為一個神職人員,追求權力,想趁著校長不在的時候鞏固的的地位;趁著掌握權勢的時候,利用三一販賣巧克力的傳統牟利。他身為一個教師,踐踏學生的尊嚴,利用學生的成績來達成自己的欲望。對他而言,其他人不過是可以利用的工具,比他下等的生物。

善於操弄人心的亞奇,掌握著潮流,他使用言語,去威脅勸誘他人,已達成目的;不像卡特,習慣使用力量去壓制他人。在故事裡,我期待亞奇是否能擺脫雷恩的操弄,是不是能夠反過來威脅他。但最後他還是雷恩的棋子,一顆聰明一點,好用的棋子。

羅南聽從守夜會所指派的任務,間接的讓尤金教士離開學校,他感到自責,雖然沒有人來指責他。他以不再販賣巧克力,消極的支持傑瑞,在發現被灌上數量後感到渺小而脆弱。他想默默的做對的起自己的事,卻發現事情不像他所想的一樣,不能讓他做自己。而聽到傑瑞和詹達的打鬥,他還是趕去學校,在朋友倒下的時候,陪在他身邊。

黑盒子是為了讓權利加以節制,以免走火入魔。它的存在是為了提醒人們,或許你握有權力,但總有機會,你會受制於其他人。但亞奇不當一回事,認為他不過是個蠢透的點子,是他的仇敵。雖然最後的結局顛覆了許多人的期望,揭顯整篇濃稠的黑色結尾,但當中對不合理的反抗意志、友情的堅持,或許就是那1%的甘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